一篇诙谐

中午。 

一个狗把男主人叫到客厅。 

"你来。" 它说。 

"请坐到沙发上。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。" 


"我要走了。" 一个狗说。站在男主人左侧,双前手叉腰。 

"出远门,去寻找自己。" 

"我必须走了!" 它说, "我想了好久,必须走了。" 

"我腿短。" 

"必须出门,去寻找自我, 进行灵魂认知的旅程。" 


"不,不能再等了。" 一个狗说。走过来站在男主人右侧。前手们交叉抱胸前。 

"普通一个狗的寿命只有十来年。" 

"我已经五岁。不再年轻。" 

"我的身体在走下坡路。我能感觉的到。" 

"要对自己负责!这是我最宝贵的年华。" 

"青年一个狗的路在何方? " 

"上帝派我来这个世上,我的使命是什么?" 一个狗激动,前手们激烈比划。 

"我要出去,我必须出去! 去寻找灵魂!寻找自我!" 

"解构,打乱,重组," 

"寻找!寻找!寻找! " 

"找到真正的我!" 一个狗继续激动。 


接着,一个狗走到阳台,跳进单缸洗衣机里,双前手扒着内缸上沿,只把眼睛露出来,又开始说。有一种嗡嗡的回声。 

"很多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谁。" 

"躺在床上,触摸不到自己的灵魂。常常整晚流泪。" 眼眶湿润。 

"我究竟是谁?" 捧心。 

"一个一个狗的生活必须是文艺的!" 

"精致。诗意。" 

"象一个水晶罐子,充满万物的灵。" 

"爱自己。玩命爱自己。" 

"让世界陌生化!" 

"保持敬畏。" 

"我应该这样。而不是每天混吃等死,迷失在物质。" 

抹一下眼角。 


"幸福是一杆热枪 ,妈妈。 

是的,它是的。" 


"你看旁边屋子里那头狗熊!" 一个狗提高音量,从洗衣机里探头说。 

"假装冬眠,半夜爬出来翻腾冰箱,偷东西吃。" 

"耻辱!" 一个狗再次提高音量。 

"还有那只猫头鹰!" 一个狗指着冰箱上的猫头鹰说,使用右前手。"这么多年就一直在那里站着,和咕咕钟有什么区别?" 

"有什么区别?!" 

"我绝不会过这种低级的生活!" 

"如果那样我情愿死!" 

"不死也要抽自己至死。" 

bia唧了一下嘴。从洗衣机里跳出来,凑到男主人脸跟前,搂肩膀严肃的说: "你必须给我5000块钱。" 

停顿, 

"这是毫无疑问的。" 

再次停顿。 

"这5000块钱不是说我要享受,不是的。" 一个狗严肃的说。 

"我绝不是要享受!绝不会去买好吃的:鸭脖子,酱肘子,火腿肠,驴肉火烧。也不会去喝啤酒。更不会去洗桑拿,做足底按摩。不会的,绝不会!" 

"这5000块钱只是让自己安心一点。" 

"万一,我是说万一。如果我有什么不测,病倒在他乡,或者掉井盖里,有人可能会送我回家。这是一个保证。" 

"将会且必将是一次纯粹的心灵之旅,绝不会掺杂物质纷扰。" 

神色庄重。 

"我腿短。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多么的不易。这需要何等坚强的毅力,伟大精神,所以你必须给我5000块钱。" 

"而且我腿短。" 一个狗补充。再次强调。双前手在胸前外翻,做了个献宝的动作,手心向上。 

"你放心,这5000块钱我会放在紧贴肚皮的地方。" 一个狗小声说, "因为我腿短,而且肚皮有些下垂,与地面的距离极近,所以是绝不会被人发现的。除非他们把我翻过来。" 

"人们不会轻易把一个狗翻过来,这极不礼貌。所以钱放在这个位置是很安全的。" 一个狗娓娓道来。 


最后的关键时刻了。一个狗爬上沙发靠背,扶墙移动至左侧边缘,"噌"一下跳到冰箱顶上。转身。猛然发力,"嗷"的叫一声,靠后腿们直立起来,和猫头鹰并排,激动的开始说: 

"我是尤利西斯! 

"我是摩西!" 

"我是吉庆街边的俄狄浦斯!" 

"我是东湖岸边的达摩!" 

"我是二人转台上的jim morrison!"" 

高速率挥舞双前手。 


"我见到过地狱与天堂的婚礼,战舰在猎户座肩旁熊熊燃烧!" 

"我注视万丈光芒在天国之门的黑暗里闪耀!看时间枯萎。" 

"我驾着疯狂通往智慧的圣殿!" 

"在我面前的是一条荆棘路!" 

"我放弃舒适安逸的生活,去进行灵魂之旅," 

"去醉日逐舟!" 

"去叩开感知的大门!" 

"去参加电子葬礼!" 

"与众神裸体午餐!" 

"这是多么的伟大!" 

挥舞。眼神焦点放无限远。迷离。 


"一个狗! 伟大!伟大!" 

"生活! 伟大!伟大!" 

"文艺! 伟大!伟大!" 


"你必须给我5000块钱!" 

声嘶力竭。 

"你必须给我5000块钱!" 

舔一下嘴唇。 


"到南方去!到南方去!到云的南方~" 

"寻找!寻找!寻找!寻找自己!" 

停顿, 

"寻找自己!" 

停顿, 

"寻找自己!" 

身体剧烈起伏。盯着男主人。右后腿撑冰箱顶部。成四十五度角。 



男主人说好你去吧。不过我只能给你20块钱。 

没有抬头。 


第二天中午就回来了,还带了一头驴。进门喊:我要吃肉! 



评论
热度(2)
  1. 鄭暾GB · 迷失苏拉维西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GB · 迷失苏拉维西 | Powered by LOFTER